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焦点新闻 > 正文
“网抑云”被群嘲 拿什么拯救年轻人的坏情绪
2020-08-06 15:34:59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你那么孤独,却说一个人真好”“年轻时我想变成任何人,除了我自己”“泪水打湿了我的豆豆鞋”……类似评论看多了,是不是感觉有点“上头”?反矫情达人们将音乐App评论区中抑郁性情绪发言过多,甚至有人无病呻吟、故意卖惨、强行文艺等现象,称为“网抑云”风格,并通过戏谑和群嘲的方式表达不满:好好听个歌,哪来那么多“伤感小作文”?

8月3日,网易云音乐回应称,将通过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加大对虚假编造、谩骂攻击内容的清理力度,鼓励有爱、有趣、有料的乐评等三大举措,共建温暖向上的社区文化。

对于所谓的“网抑云”梗,舆论的观感不尽相同。有人认为过多负面情绪评论会让自己感到不适,甚至在情绪上会被传染;有人直指一些评论的模板化和套路化严重,完全是欺骗他人的感情;有人则认为年轻人应当有这些“树洞”,作为负面情绪宣泄的出口。细细想来,这些不同角度的评论都有自己的道理,也凸显了该议题的复杂性和多面性。

其实,音乐App中的评论千千万,一个简单的“网抑云”概念很容易将各类评论同质化,从而产生“打击面过大”的困境。同是“伤感小作文”,就可能有着全然不同的评论心态和语境:有人是被音乐触动、有感而发,有人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有人则纯粹是套用模板、骗取同情和点赞。对于第三种情况,平台有必要借用技术手段“反套路”,精准识别并清理音乐评论中的欺骗性信息,从而尽量避免信息失真的情况。

而对于那些出于真情实感的评论,我们也应当多一些理解与包容。正如美国美学家苏珊·朗格所说的:“音乐的独特性在于,它既是高度表达性的符号,又是高度感官性的符号。”音乐本身就擅长调动起人们的回忆、情绪和感性思维,有时矫情评论的发表并不一定是源于当下的际遇。

比如,我在一天深夜看完《卧虎藏龙》后,就将谭盾作曲的主题曲循环播放了很多遍,脑袋里也开始忍不住构建起多愁善感的“小作文”框架。刷评论区时,那句“我听到了大漠孤烟与缭绕,缥缈黄沙、鼓鼓风声、飘扬衣襟与长发”,简直是“网抑云”风格的代表作。可是,看乐评是讲究语境的,伴着那低沉的大提琴、哀愁的二胡和时远时近的鼓声,我并不觉得评论者是在强行文艺和卖弄文思。

有时候,矫情与艺术往往就在一线之间,优秀的艺术作品之所以意境悠远动人,就是因为它能够激发人们最复杂、微妙的情感。也许这些评论有些感伤、不那么欢快,但并不代表年轻人就是“丧”,而表达了他们丰富而细腻的感受力。

而且不得不承认,与快乐的情绪相比,人们对一些中性或负面的情绪感知是多层次的,也往往更有写音乐评论的冲动。正如网友所说,听快乐的歌还写什么小作文啊,跟着跳就是了。可见,一味将“网抑云”风格指责为负能量,难免产生误读。对于人们抱怨的负面情绪言论过多等观感,音乐平台要做的是调整激励机制,鼓励更多用户把快乐的感受也记录下来,从而让大家感受到真实情绪的多元化表达。

而对年轻人基于当下经历的负面情绪表达,我们也没有必要过度解读和指责。每一种情绪的抒发都需要一个出口,在发忧伤朋友圈动不动就会被亲友立即“问候”的情况下,年轻人把具有匿名特质的音乐App作为“树洞”,发出一些不那么阳光快乐的感受,其实很正常,也是一种很好的宣泄。

考试不顺利、跟朋友吵架、分手……这些语句和困难或许在一些过来人看来是小题大做和无病呻吟,但是对当事者来说,那就是他们当下最真实的感受和领悟。对此,稍加戏谑当然无伤大雅,但也应该保持一定的同理心,避免高高在上的批评和指责。

其实,音乐与心情本来就是难舍难分的。《礼记·乐记》早就说过: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创作者会把情绪灌注其中,倾听者也难免有感而发。无论是快乐还是感伤,只要是真实的情绪,便都有其动人之处。“网抑云”梗被玩坏,传达的是大家对假情怀的厌恶,而不是对真情绪的反感。

因此,对于音乐App中的评论,在剔除掉虚假的成分后,给真实情绪的传达多一些尊重和空间,通过调整机制,让多元情绪能够被感知到,是下一步需要努力的方向。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ICP备14541186号-2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8 553 591@q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