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医美行业大洗牌加速 部分整形医生面临失业
2021-07-19 14:09:21来源: 南方都市报

 

广东的整形医生张景(化名)万万想不到失业这种事会发生在他身上。这对已经从业二三十年、执业经验丰富的他来说,颇觉不可思议。

张景对南都记者忆起当时的情形仍有唏嘘:“差不多熬了大半年时间才找到工作。当然,也不是找不到,而是找不到符合心理预期的价位。”

他是一个沉默群体的缩影。最近一两年来,不少整形医生出现了失业,时间长的已多达一两年。这与几年前的画风,截然不同。彼时,由于我国整形专业设置较少,市场上整形人才短缺,不少整形医生是从其他科室转型而来。入行短的起价都有两三万元,资历深的月薪10万元以上的也不罕见。

南都记者采访中, 有业内人士一语道破:“说白了,就是行业扩张太快了,进场的人数暴增,结果行业一洗牌就失业了。当然,疫情也加重了这一影响。资历老的,薪水要求高,很多整形机构请不起;资历浅的,整形机构也不缺,因为大量同行关门后人力市场供大于求,招聘要比以前从容得多。“

事实上,行业洗牌早已开始。而近日33岁杭州网红小冉因抽脂感染医治无效去世,对本就乱象丛生的医美行业来说无疑又是一记重击,行业洗牌的步伐有望进一步加速。

“身边1/3的整形医生失业”

与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整形美容业相比,中国的整形美容起步晚,布局和规划不足,很多美容医生是外科医生半路改行而来,而今不少已经成为医学美容界的“大咖”。

由于粥多僧少,医疗美容机构之间挖墙脚现象也较普遍,一些从业人员的工资也借势被推得很高。南都记者采访中,有从业者惊叹甚至出现了一位临床经验不太丰富的博士后被挖走后,月薪从2万元倏地拔高到8万元的极端例子。

整形医生受热捧的程度及薪水之高,从此前公开的就业市场也可见一斑。2016年举行的广东省2017届高校毕业生医学类急需紧缺人才专场供需见面会上,整形外科专业的研究生非常抢手,不少人还没有毕业就被用人单位招走了。对于那些之前有过从医经历的研究生,有的招聘单位甚至开出了十几万元的月薪。

不过,昔日盛景已不再。2019年年底,张景接受了一位投资人的邀请,新开了一家医美机构大干一场。但随着疫情的爆发,新开机构营业停摆,工资甚至被拖欠了几个月,一怒之下他愤而离去。在疫情的影响逐步减弱,医美机构生意好转之后,他惊讶地发现,工作并不那么好找。

待业那一段时间,对于早已有房有车的张景来说,更多的压力并非来自于经济,而是精神上的焦虑以及对前路的徘徊。“如果你不想工作,不会有那么多的挣扎;但是如果你有很强的工作欲望,又长期找不到工作,会忍不住怀疑自身的价值。”

张景粗略估算了一下,身边有1/3,差不多10位整形医生有过被迫待业的经历或仍在待业。虽然他们明白匆匆往前时人生倏忽而过,驻足一会或许能增加生命的长度和厚度,但待业时间一长,终究难以抗衡那种焦虑感。张景失业的朋友里,有不少人已经转行了,还有人回老家去考公务员。

“整形医生的薪酬降了三四成”

孙光(化名)是其中转行的一位。早在疫情出现之前,他便已处于待业状态。后来虽然去了一家整形机构,但上班不久就赶上疫情来袭,随后被辞退。

寻找下家的过程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一开始他瞄准的是大型整形机构,但这些机构要求形象周正,还要能说会道,维护好与客人的关系,相貌平平、不太健谈的他自嘲这些条件均难满足;无奈之下,他将目光投向小型整形机构,但他发现很多小机构倒闭了,即便仍在开门营业的,也不缺整形医生,或者说不缺比他更合适的整形医生。

在一大批同行关门歇业后,很多小型整形机构招聘时要比以前从容得多。深圳格美医疗美容诊所负责人黄印资对南都记者表示:“在疫情之前,整形医生都很贵,而且不好找。现在医生就好招得多,特别是年轻的医生,少的月薪1万,正常3万左右,以前可能都是两三万起步,再没经验的都得一两万元。”

他大致算了一下,同等条件下,整形医生的薪酬降了30%--40%。由于很多同类机构关门了,疫情后他们医院的生意并未受到多少影响,今年甚至新招了几位医生以满足业务扩张的需要。

事实上,有些资金实力不那么雄厚的整形机构也不热衷于聘请专门的整形外科医生,他们更倾向于有客源时,请医生来开飞刀,毕竟聘请一位专职医生的成本更高,每月不管有无客源,都需要固定支付数万元底薪,而请医生过来走穴,是按手术台数来分成。

根据中整协的数据,目前我国医美非法从业者数量超10万人,不合法医生约占医美医生总人数的72%。同时,约有14%的合法医师进行不合规操作。

行业不规范,提前迎来洗牌

南都记者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失业早在疫情之前就已出现,疫情不过是加重了这一现象的严重程度,根源还是在于行业的洗牌。

而据天眼查专业版最新数据,2018年,医美行业吊销注销企业数量为4125;2019年,吊销注销企业数量为7168;2020年,吊销注销企业数量为5854。可以看出,疫情出现之前的2019年,医美机构注销的数量暴增,与2018年相比差不多增加了一倍。

失业了一年多的孙光,经常感叹自己没赶上好时候。虽然已到不惑之年,但他进入医美行业并不算久,5年前看到整形行业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后,毅然从一家私立综合医院跳槽到整形机构,从头做起。因为刚入门,这几年每月底薪也不过两三万元。而今,行业洗牌后,迟迟未能找到工作的他两个月前又回到了民营综合医院,干回了老本行。

医美是个颇为矛盾的行业 ,一方面“朝阳”属性突出,市场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据艾瑞咨询预计,到2023年,我国医美市场规模将增加到3115亿元,是2019年市场规模的1.76倍;但另一方面,市场乱象频出,犹如迈入暮年,提前迎来了洗牌。

一个备受诟病的乱象是,一些整容机构急功近利,聘请资质不够的医生来做整形外科手术,由此引发的医疗事故屡见报端。张景担心,恶性循环下去,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医疗安全和质量,乃至于很多正规医生的就业都会受到影响。

洗牌加速,前路可期

政府部门监管力度的加大,也加速了医美行业的洗牌进程。

2021年6 月 10 日,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联合发布《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决定于 2021 年 6 月-12 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市场对此抱以期待。东莞证券研究所一份最新的研报针对上述政策做出分析称,从产业链出发,医美上游行业集中度较高,正规产品和服务需求上升,有望推动头部公司经营业绩提升;医美中游服务机构竞争激烈且行业较为分散,而打击黑机构有利于头部企业扩张,助力打造高质量的全国连锁医美机构,提高行业集中度,改善行业竞争格局。

深圳艺星美容皮肤科技术院长汤洪波对南都记者表示:“洗牌对于真正做医美的、做技术的机构是有利的,被洗掉的是中间那批不懂技术,疯狂逐利的群体。洗牌过程可能会持续5—10年,但3年后应该就能看到行业出现一个明显的变化。”

记者采访中,业内普遍认为,医美机构将走向两种形式:一是走扩张路线,往大型整形机构发展,依赖品牌度,维持稳定的客源; 另一个则是走小而精路线,有资质的、经验丰富的整形医生自己开门诊,保障手术的质量和效果。

张景也希望,在洗牌的大势所趋下,医美行业能尽早走上规范之路,还爱美者一个干净、安全的天地,也还真正有志于医美的整形医生们发挥所长的空间。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豫ICP备20022870号-9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8 55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