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留学生在美国做直播卖货 靠一部手机暴富后找到新出路
2020-09-16 14:08:44来源: 淘宝神人

 

旅居美国五年,攻读博士学位的关键时候,白阳却做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休学回国,专职做直播。对此,花光积蓄把儿送出国门的父母竟也没有反对。

从代购开始,转做淘宝直播,围绕他的直播间,华人留学生们实现了海外自立,老移民则搭上了中国电商的顺风车,实现了迟来的“中国梦”。

时代潮流裹挟着个体前行,白阳休学全职做起了直播,因为学位可以晚点拿,而直播的机会一过,就再也不会重来。

从代购到直播2013年夏天,河北小伙白阳飞跃太平洋,来到美国西海岸的俄勒冈州读研究生。梦想的代价是,他的身上背负着破釜沉舟的决绝:家里搭上了所有的积蓄,这些钱只够负担他一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开销。

白阳回忆,刚去美国的几个月是忙碌而压抑的,穿梭于无数白人面孔中间,每天吃着培根、煎蛋、牛排、沙拉等西餐,虽然学校附近不远处就有一个中餐馆,但整整一个学期都没有时间去犒劳一下自己的“中国胃”。为了赢得全额奖学金,白阳把所有时间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

“经常是做着做着题,天就亮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学期,导师告知他以七门功课全A的成绩拿到了奖学金,这意味着他可以成功地留在美国。

在美国经历的第一个黑色星期五让白阳记忆犹新。从下午开始,美国人就在尚未开门的店铺前排起了长队,他随手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没想到国内看到的朋友们炸了锅:“可以买到GUCCI包包吗?”“最多可以打几折?”“能帮我代购一款吗?”这些留言诉求,让白阳灵机一动,加入到了排队行列之中。这天,他帮朋友买了两个包包,一个多月以后,包包漂洋过海寄到手中,白阳也赚到了作为代购的第一笔钱。

奖学金和代购的收入让这个经济拮据的中国男孩实现了自立,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年多,然而,白阳也颇感困扰:每次打开微信,又有一大串琐碎的消息需要处理,每天不是在上课,就是在代购的路上。他想找一种“集中处理单子”的经营模式。2016年底,白阳在国内朋友的介绍下知道了淘宝直播,于是申请了账号决定试试。

第一次直播是在宿舍的台灯下进行的,条件简陋,好在这两年来积累的粉丝们都来捧场,“简直像一个明星见面会。”白阳回忆。每上架一款包包,疯狂的粉丝们马上就会秒掉。仅仅播了两个小时,就清空了之前两周囤积的宝贝。

虽然有着时差,白阳和粉丝们昼夜相隔,但热情不减,白阳渐渐放弃了原有的微信渠道,把代购的阵地转向了淘宝直播。

留学生们的直播间把手机支架架在车上,粉丝们跟随着白阳的直播镜头,将美国西海岸的旖旎风光尽收眼底,也见识到了一幅风光迥异的美国风情画。

在奥特莱斯采购商品的时候,经常有一些热情的美国人前来打招呼,询问这是什么。白阳总是解释说,自己在做personal styling(个人形象设计)。“当时的美国并没有这么发达的直播电商模式,只有这样解释他们才能理解。”

这个直播间成了许多赴美留学生的“打工天堂”。

中国留学生占美国国际留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仅2018至2019学年,人数就达到了37万。

除了少数富二代留学生以外,大部分普通家庭的学生要学会生活自立、精打细算。用白阳的话说,要“扛大米换轮胎,修得了水管剪得了头发。”为了兼顾学习和生活,华人留学生的平均睡眠时间是6至8小时,常常带着浓重的黑眼圈。

好在华人的圈子喜欢互相帮扶。白阳的室友大成以及身边的二十几位华人留学生经常在直播间客串。即使不出境讲解,直播镜头里总是也少不了他们提着袋子送货的身影。白阳介绍,这和美国对外国留学生的政策有关。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留学生是不能在当地打工赚钱的。华人留学生要赚钱贴补生活,只有三种渠道:一是拿奖学金或者给校内的导师打工;二是承接一些国内的兼职,比如代购或代写文章等等;三是在华人开的餐馆里当服务生或刷盘子,“每个小时能赚十三、四美元,够一顿饭钱。”

白阳的直播间开启以后,成了华人留学生朋友们的“创业基地”,他们帮忙跑腿代购,或帮忙代播,打包发货,总能拿到一份不错的收入。

室友大成来自一个重组家庭,很早就和家里断了经济往来,因此一直为生存而努力挣扎。在白阳的直播间里,大成出镜最多,不但经常担任助播,有一次在白阳忙碌的时候还单独带着粉丝去商场扫货,粉丝们都认识了他。那一天,白阳把全部销售利润给了大成,“他一天就赚到了375美元。”

2017年底,白阳来到俄勒冈州立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和留学生朋友们暂时分开了。通电话的时候,白阳了解到大成在另一座城市已经开了自己的直播间。在他这个“一哥”的示范下,淘宝直播开始在美国西海岸开枝散叶。

老移民的“中国梦”刚到“玫瑰之城”波特兰的时候,白阳在当地的代购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当地还没有一个人这么“能卖”。在商场里,白阳经常被这些中国同行搭讪,请教经验。一来二去,就和这些人成了朋友。白阳的房东晨子就是经由介绍认识的。

白阳当时还没有想到,这个房东有朝一日会成为自己的合伙人。

晨子是一个二代老移民,祖籍广东,大学毕业以后,做过一些会计方面的工作,但职场上的发展始终不太顺利。晨子索性辞去工作做起了导游,每年春、夏、秋三个季节接待一些中国游客,带领他们游历自己在美国的家乡。虽然已经远离故国,但要靠大洋彼岸的同胞来维持生计,晨子的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酸楚和温馨。

白阳住到自己家里以后,晨子总是能看到他自己对着一部手机说话,一问,才知道他在做“电商直播”,通过直播的形式把美国货卖到中国。

白阳大部分时间忙于学业,而晨子在旅游淡季无事可做,两人一商量,决定由晨子来负责跑腿代购,两人就这样成了合伙人。

今天提两个包回来,明天提几盒化妆品回来,渐渐的,晨子家的车库成了白阳直播间的“仓库”,“除了中间能停一辆车以外,四周都被堆得满满的。”

合作了一年多,晨子不再做导游的工作了。因为这个直播间带给他的收入已经远超过那份导游工作。“大概翻了七八倍。”

晨子从收入不稳定的华人移民摇身一变,成了当地前10%的高收入人群。

休学回国,走向世界代购直播事业一片红火的时候,白阳却选择了离开美国,休学回中国做直播。

谈及原因,白阳的货源、发货问题已经可以全权交给晨子来安排,而美国的博士休学时间最多可以长达五年。他要用这五年的时间全心全意做淘宝直播。“博士学位可以晚一点再去拿,而直播的红利期一旦错过就不在。”

对此,白阳的父母并没有反对,自从儿子做直播以后,就开始给家里打钱贴补家用。“当初去美国的目的,也算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

旅居美国5年,西海岸的好货几乎被白阳开发殆尽了,然而世界上还有许多好货等着他去开发。

回国这段时间,白阳已经去了意大利、法国、日本、缅甸等七个国家进行了货品溯源。

在日本,白阳通过一本牙科杂志找到了一款小众的优质牙膏。和日本公司的负责人谈合作时,对方介绍,光是研发这款牙膏就花了20年的时间。公司很小,没有市场部,广告部,更没有海外销售部,因此牙膏只能在当地的一些牙科诊所投放。

白阳的直播间就成了这家日本小公司的“海外销售部”,单场直播就卖出了近千支牙膏,这几乎是这家小公司一周的销量,日本人感到十分震惊。

在烈日炎炎的缅甸,白阳见识到了海外的玉石直播基地。皮肤黝黑的主播们在一座座简陋的凉棚下,口沫横飞地卖着玉石,唯一的降暑工具就是一台电风扇。经朋友介绍,白阳认识了做玉石生意的三代华人移民小胖。小胖给白阳配了一个玉石讲解员助理,做了一场玉石专场直播,从此以后,白阳的直播间成了这个老移民重要的玉石销售入口。

白阳说,世界上还有很多的好物值得去发掘,足以填满这五年的时间。下个月,他将动身去第八站匈牙利探访好货。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ICP备14541186号-2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8 553 591@q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