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姐弟失散37年 今年重阳节终于得以团聚
2021-10-14 07:53:07来源: 极目新闻

 

10月13日下午,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下集湖景新苑小区,张红英老人站在楼下张望,时不时望向小区门口。两位玩得要好的婆婆围在她身边,大家都知道:张红英的亲弟弟终于找到了!

下午3时许,一辆小轿车缓缓驶入小区,随着车门打开,一位行动缓慢的老爹刚一下车,张红英就快步迎了上去:“弟弟啊,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失散37年,再相见时,两人都已步入老年,思念融成泪水,两位老人抱头痛哭。

“感谢报社,感谢民警!两个多月了,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助媒体,没想到你们真让母亲圆梦了!这真是一个特殊的重阳节。”张红英的儿子杨宝林关上车门,扶着舅舅和母亲一起上楼,他含泪对极目新闻《帮到底》栏目记者说道。

姐弟俩失联37年,老人求助本报寻亲

事情还得从今年7月底的一条读者来电说起,武汉市民杨宝林向极目新闻(027-86777777)求助:“母亲年纪大了,想找失联37年的弟弟,请报社帮帮忙。”

7月28日上午,极目新闻《帮到底》栏目记者驱车来到黄陂区盘龙城下集湖景新苑小区。张红英老人正在打扫卫生,老人不识字,儿子杨宝林将相关信息写在了一张纸条上。

身份证显示,张红英出生于1954年。大约在1973年,不到20岁的张红英背井离乡,从四川合川县(现重庆市合川区)来到湖北省黄陂县(现武汉市黄陂区)务工,再也没回过老家。1975年,她与丈夫杨平生结婚,育有两儿一女。那时,他们一家住在黄陂县研子镇陶岗村杨家垱(现属于黄陂区罗汉寺街道)。1995年,丈夫因病过世,他们一家人就搬走了,来到盘龙城。

这几年,随着年龄变老,儿女渐渐长大,孙子们上小学后也不再需要她照看,看着邻家老人与兄弟姐妹相亲相爱,张红英对弟弟的思念之情愈发强烈。张红英家兄妹七人,她排行老六,她来湖北前父母已去世,她不清楚大哥等人是否还健在。

“1984年我们住在黄陂研子镇时,弟弟曾带着女儿来看望我们,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张红英回忆。那一次弟弟过来住了十来天,还一起帮忙干农活,当时通讯条件有限,双方都没有手机。弟弟当时透露,他一直在湖北浠水打工。再后来,相关的字条、老物件在搬家过程中遗失,关于弟弟的线索只剩下一个姓名“张红志”(谐音)。

仅有一个谐音姓名,民警排查起来大海捞针

弟弟叫“张红志”,老家在四川合川县(现重庆市合川区),曾在湖北浠水打工,有两个女儿……张红英老人提供的信息十分有限。

如何寻亲找人呢?今年8月初,极目新闻记者在刊发新闻报道帮助老人寻亲的同时,想到了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求助警方。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珞南街派出所民警王保库进入记者的视野。就在今年4月,一老爹在武汉街头流浪病倒,王保库辨音识人,帮助离家21年的76岁老爹找到家人(《楚天都市报》曾重点报道)。有多年带兵经验的军转民警王保库,熟悉全国多地的方言,尤其是在运用信息化手段为市民服务这方面,有着独特的经验,被评为荆楚警星。

经极目新闻记者牵线搭桥,王保库欣然同意答应帮忙。今年8月,在记者陪同下,张红英老人和儿子杨宝林、杨胜林来到珞南街派出所上门求助。

王保库通过警务系统查询,希望关联到相似姓名的男子,再由张红英辨认。由于张红英仅知道弟弟名字的谐音,不能确定其户口、名字是否更改,有效信息十分模糊,这给查找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时隔37年,张红英老人也不知道弟弟现在的长相,王保库向多名疑似人员致电询问,对方均表示“找错了”。

此后,杨胜林又带着母亲来到珞南街派出所求助,王保库又查找了大半天,依旧无果。看着公安民警、极目新闻记者一次次努力,张红英老人有些不好意思,她连连摆手:“我知道各种办法都用了,你们十分辛苦,我很感谢你们,怕是找不到了……”

民警王保库介绍,关联的相似姓名,在湖北、四川、重庆等地有上万个,仅通过一个谐音姓名来找人,难度很大,无异于大海捞针。

民警辗转找到当地村支书,成为寻亲的关键线索

尽管线索渺茫,但记者、民警一直把这个事情记在心上,始终没有放弃,为此还建立了寻亲微信群。

在群里,王保库不断提示杨宝林、杨胜林兄弟俩,让他们提供有关母亲的更多线索,比如老家的关键人物、重要地名。“如果能找到您们老家的人,就好了!”王保库提示说道。

张红英回忆,她的老家在“四川合川县三庙公社四大队五小队”。民警一查,这里现在属于重庆市合川区三庙镇。王保库表明警察身份,说明事情原委,联系重庆当地警方帮忙,对方也欣然答应一起帮助老人实现愿望。张红英的老家是农村,大山多,人员分布比较散,当地一名热心民警唐户籍实地探访,终于找到了合川区三庙镇宝龙村支部书记:58岁的王和忠。

没成想,这辗转找到的一位老村支书,成为寻亲成功的关键人物。10月11日上午,王保库与王和忠通上话。

“张红英我记得啊,我们是邻居,我们从小玩到大!”王和忠回忆说,“小时候我们家里都很穷,温饱都成问题,我和张红英还有她弟弟都在一起玩,我们年纪相仿,张红英带着我们拾柴、割猪草,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王和忠说,张红英没有上学,她可能把自己的年龄记错了,实际年龄应该比身份证登记的略小一些,“张红志”的实际姓名应该为张洪智。

更令人激动的是,在张红英老家,除了五哥因病去世外,其他的四位哥哥们都健在,他们也在寻找张红英的线索。得知湖北武汉的民警找过来,王和忠很快通知了张红英在重庆老家的亲人。

姐弟俩失联37年终于团圆,迎来最甜的重阳节

“该不会是骗子吧!”重庆老家的亲人得知这个消息,既激动,又觉得难以置信。

张红英的二哥曾在部队当兵,后来转业去了工厂,现在经退休。这些年,他也在托人到处打听妹妹的消息。妹妹在老家时,还帮他带过孩子。

10月12日中午,二哥的儿子、弟弟的女儿相继加入寻亲微信群。张洪智的女儿张金在群里说:“我记得小时候在姑妈家住过一段时间。”信息越来越准确,大家确信,这就是失联多年的亲人。

12日晚,二哥跟张红英视频通话,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两位老人以泪洗面。二哥说:“我还没死呢,就等着你回来看我。”侄子说:“姑妈,我安顿好工作就来接您回老家。”一家人商议后,已在湖北蕲春安家的弟弟张洪智决定带着女儿张金先来武汉,尽快见上一面。

杨宝林开着车去接舅舅和表妹,13日下午3时,这对姐弟终于在黄陂区盘龙城见面。姐弟俩含着泪,手拉手,从进小区到上楼进屋,两人的手一直没有分开过。张洪智是一位朴实的农民,话不多。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弟弟啊,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张红英打量着弟弟,先是捏了捏弟弟的小腿,接着又握了握弟弟的手臂。后来才知道,张洪智前年突发脑溢血做了手术,现在定期复查,身体消瘦了不少。

张洪智介绍,他与四川老家的哥哥们还有联系,1984年之后,他曾来到黄陂研子镇找姐姐,但姐姐一家人搬走了,四处打听未能获悉她新家的位置,就此失去了联系。

“愿望实现了,接下来我就是想和弟弟一起回重庆老家看看。”张红英说完,立刻吩咐儿子赶紧去饭店订一桌酒席,一家人好好聚一下。

“母亲圆梦了,这真是一个特殊的重阳节。”杨宝林笑了。

听闻是王和忠提供的关键线索,张洪智擦了擦眼泪,也笑了,他扭过头说道:“你看我脑袋上的两个疤痕,就是小时候骑在王和忠身上摔的!”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豫ICP备20022870号-9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553 138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