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直播造就网红经济起飞 它背后的秘密你了解吗
2020-07-28 14:55:39来源: 中信出版集团

 

王思聪

近期,好久不发声的国民老公发表了一篇微博,内容直指某直播平台女主播在直播游戏中雇人代打(即代替本人操作游戏)的事件。此事件一披露,引起了众多业内人士的愤愤不平,更有昔日为她打赏过的粉丝们大规模留言,对于他们来说失去的不仅是金钱,还有对主播曾倾注过的崇拜、喜爱与尊重。

在电竞没那么火热没那么资本化的时候,没什么人理这个圈子。现在不管是万亿市值的腾讯,还是刚拿了腾讯钱的斗鱼,都一个劲往这边靠。如果找人代打吸粉捞钱就是电竞,那些每天艰苦训练认真在做这行(不管是选手还是主播)的人们算什么?——王思聪微博

王健林

在阿信还是个青涩少年的时候,直播刚刚兴起,虽有垄断现象,但未曾引起网络上的风波。而近几年,越来越多直播平台脱颖而出,而那些“网红”主播们更是开出了天价报酬。就连中国首富都为了支持儿子的熊猫tv,在直播中秀了一把。

目前市场占有率较高的4大电竞直播平台

木下佑哗

直播的内容现在多种多样,不仅是游戏,连吃饭睡觉打豆豆这样的日常生活也可以放到直播中来。在国外视频网站上大热的吃货网红以异于常人的饭量和可爱的性格轻松掠获了大量粉丝,有着一天访问量14万的记录。

睡前看木下绝对是精神考验啊~

是直播造就网红,还是网红造就直播呢?为啥现在的“网红经济”如此流行?今天阿信就来带你了解网红背后的商业模式,没准哪一天,阿信也会成为网红啦~

网红的发展史

网红的发展经历了3个阶段(如下图):

七年网络红人成就奖

相比国外,国内的网红产业化可能走得更快(某种程度也更为野蛮)。2015年12月18日,在《互联网周刊》和新华网主办的“2015年中国互联网经济论坛”上,主办方将“”颁给了芙蓉姐姐。在同一天,在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阿里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提出了“”。网红作为互联网商业中的一环被主流平台确认。

如何理解网红现象?

信任关系

不能局限于具体的人和现实中的人。网红的本质,是价值观、生活方式等精神层面形成用户追随的表达形式,而形象化符号作为最佳的精神要素载体,是当下大量个体走向网红化的原因。网红是精神要素在形象载体上的表达,内核是通过长期精神体验养成的形象与用户之间的。

徐小平和梁宏达——老的新网红

商业新物种

网红经济则是基于这种情感连接和信任关系建立起来的。由于市场对网红的定义仍过于陈旧,我们姑且将这种通过形象进行精神表达形成的用户围观和参与效应称为“新网红现象”。

洛天依是Yamaha公司以VOCALOID 3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的全世界第一款中文VOCALOID声库和虚拟形象。

新网红

所以李宇春、Angelababy是网红,王思聪、罗振宇是网红,石榴婆、张大奕是网红,PewDiePie、小苍是网红,初音未来、洛天依是网红,梁宏达、徐小平是网红,无论现实抑或虚拟,三次元抑或二次元,设计师还是画家,他们都是。

为什么网红会这么火?

——人

个体更容易与用户建立信任关系,也更容易形成情感连接。从心理学角度看,相比故事和内容,形象更容易被辨识和牢记,而与形象距离最近的则是活生生的人。“人”作为良好的精神要素载体,是当下个体化经济浪潮中传统网红为何常常呈现为具体的人的原因。

再回过来看网红现象,如果将papi酱的内容打法视为本色演出,那么papi酱的轻内容打法(个性化短视频)本质上与一部电影捧红一个或几个角色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前者是花了几千元钱的成本,做了后者一部电影用几千万、几个亿捧红剧中角色的工作。

papi酱

难道是轻内容打法可行,重内容(影视剧)吃力不讨好吗?不是。媒介自由化给内容产业带来的最大改变是用户对个性化表达和个性化的需求,正好被匹配了个人化内容创作注重创意和个性化的特点。这恰恰是未来网红的机会。

网红商业是一种精神表达

1. 网红不等于美女经济,但经常表现为美女。

2. 网红不是简单的颜值经济,而是颜值经济发展的必然。

3. 网红不是“污名化”的描述,而是互联网传播生态的自然表现。

社交网络

网红商业,本质上不是基于用户层面对某种产品的功能性需求,而是价值取向和精神层面的共鸣,是运用沉淀关系而形成的商业变现。物理(产品)表达本身,也是依托于精神表达形成的结果。如果把其当成纯粹的商业去经营,只会快速透支网红自身的人气。

电竞界女神级解说,曾经的职业玩家Miss,相传以2000万签约龙珠直播,制作《Miss开心直播》节目。如果该节目运作成功,将为电竞增加一种新的变现方式。

产品本身需要附带网红自身的某种价值取向或元素来报答粉丝的付出

正确的做法是,网红商业本身是作为精神体验的载体而存在,而不是作为具体功能属性的产品或者为商业而商业的角色而存在。也就是说,。

新网红拥有长久的生命力

一次性透支就销声匿迹的网红不在少数。更何况,曾经有更多的网络红人,甚至还未进入商业阶段,即已成明日黄花。曾经的陕西小伙庞麦郎,凭一首《我的滑板鞋》走红网络,虽然节奏错位,口音乡土,但笑中带泪的朴素真挚,令这首歌一夜之间成为草根神曲。然而成名后的庞麦郎因为不能适应娱乐圈,不甘心被消费,不愿意参加节目,很快就销声匿迹。

我们还可以找到更多这样的例子,这些曾经在网络声名鹊起的红人,长则一两年,短则几个月的时间,像划过天际的流星,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作为个体,他们出现或不出现似乎并不重要;但作为依托于“个体”所形成的“网红”经济,他们的出现,伴随的是商业机会的来临,他们如流星一样消失,伴随的是

还记得后舍男孩吗?还记得旭日阳刚吗?还记得那个披着军大衣登上央视春晚的大衣哥吗?他们好像出现过,但好像又没出现过。

他们的出现,伴随的是商业机会的来临,他们如流星一样消失,伴随的是商业的消逝。(图为旭日阳刚)

因为网红作为现实中的人,是不稳定的

从商业的角度看,网红过于短暂的红人生涯,是很难完成商业孵化和完整商业布局的,甚至刚刚做好前期准备,网红就不再“红”。为什么?,这种不稳定无论从话题,还是内容产出,甚至包括情绪和性格,都会导致。从这个层面看,网红资产化的,这是当下网红经济的致命之处。

如何解决网红生命力过于短暂的问题?

那么,传统网红商业做出改变,迈向新网红经济过程中,

1. 持续稳定的内容输出。

2. 稳定的情绪表达。

3. 产品或服务匹配网红特质。

4. 基于前端网红个体和后端商业结构,形成网红的品牌化构建。

5. 网红本人以“我”为中心,商业端以“用户”为中心。

王思聪创建的直播网站熊猫tv

无论网红,还是内容中呈现的角色形象,背后的价值观追随和生活方式认同,都需要通过人格化特征来表现,人格化最好的途径是图文、视频和直播,本质上表现为人与用户的交互。表现在商业端,是人格特征在商业中的地位越来越凸显。表现在创作端,是持续稳定地生产内容,让更多潜在用户看到、感知、接受并主动传播。

网红内容的本质是始终让人觉得足够酷。

如果说这个新物种仅仅是互联网销售体系的一种延伸未免太局限了,新网红的好戏才刚刚上演。

用户将精神寄托于某个有血有肉的人,形成商业上的连接,为其背后的经济埋单是可持续的。新网红在新经济的岔路口,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ICP备14541186号-2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8 553 591@q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