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美团被实名举报 外卖商户“以身饲虎”还能忍多久
2020-09-15 15:15:17来源: 瞬雨

 

临近双十一,鏖战的不仅有几大电商巨头,还有外卖行业的双雄。

据新浪科技报道,“美团近日强迫平台商户在没有平台补贴的情况下,自掏腰包对标饿了么的平台补贴”。“商户若不听从执行对标,就强行关闭商户店铺”。对此,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接到实名举报,指美团此举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

这已不是美团第一次被举报的报道。从去年中旬开始,媒体就陆续报道美团在全国多地因不正当竞争被相关部门立案调查。但美团仍没有悔改,继续利用自身平台的“流量分配”权,将商户的依赖变成对付商户的利器,甚至变本加厉。

正因为平台对流量分配有掌控力,所以面对美团的无理要求下只能选择委屈求全。商户在当中面临了严酷的生存压力,而且从形式上看,无异于“以身饲虎”。人说店大欺客,其实店大不仅欺客,也欺商。美团平台虽大,但为了维持在投资人面前赖以标榜的市场流量和占有份额,在两大平台的白热化竞争中,美团的商户不仅得不到平台的补贴和声援,以获得新的更多的收益;反而要牺牲既得的那点可怜的收益,去反哺平台,支撑平台的述求和欲望。抛开“以身饲虎”这个成语曾经隐含的正面教义不谈,美团像不像一只饿虎,眈眈望着皮包骨头的商户们?

不要忘了,在美团建立初期,正是靠着彼此的信任,商户把自己的营销费用变成团购优惠,才博来了平台的第一批流量。而今天,商户之所以加入美团,本质上跟美团也是一种合作关系。平台以自己的品牌传播能力、配送服务能力“入股”,而商户以餐饮等商品“入股”,双方互惠互利,互补共生。商户的商品构成了平台的内容,平台的加持提升了商户的销量。商户选择跟平台合作的驱动力只能是你对他们的扶持,而不是要挟之下的被逼无奈。

如果按照媒体所说,商户做到了满足美团的要求,那么到账的钱连食材成本都不够,更别说餐厅还有人工成本了。如今,壮大后的美团想要的已不仅仅是商户的营销费,还有利润,甚至更多,这就令人不齿了!

我经常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版本,但大意是差不多的。说“我跟未婚妻约会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失约”,为什么呢?“因为一旦失约,她就不再是我的未婚妻了”。通俗点讲,就是“追我的时候想尽一切方法讨好,但追到后就开始提出各种要求,甚至常常用分手要挟”,为什么呢?“一旦我有了依赖,TA就认为自己有了绝对掌控权,可以为所欲为”。当依赖形成,强势的一方几乎可以用任何莫须有的理由取消这种关系,而无需征得同意。所谓的“男/女朋友”资格不会为其带来任何的议价权。但我们知道,弱势方一旦下定决心离开,便会一去不回。

美团的商户其实身处类似的尴尬境地。虽然他们希望能通过平台获得营销、配送等服务支持,但同时他们与平台的合作也是建立在创收的核心需求之上。而当对平台有相对高的依赖之后,商户的生存重心完全暴露在美团手里。所欲,美团敢于强迫商户配合竞争,也正是因为部分平台商户,尤其是中小型商户,的核心利益几乎被完全绑定在平台身上。它可以为所欲为,至于为或不为,完全取决于其利益考量。

美国科技咨询行业有一部畅销书《平台垄断:主导21世纪经济的力量》。书中论述,“同前辈那些垄断企业相比,平台企业在市场上所占的份额通常更高”。社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对垄断性平台的容忍,没有动不动用《反垄断法》对其进行拆分和制裁,是以他们必须要提供的正社会性产品和服务为交换的。而不是让包括用户和商户在内的企业外部关联者生活得更辛苦,否则便没有让平台垄断者存在的必要。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腾讯、百度,看起来都深谙其中的道理,而美团不懂。

互联网平台已经过了“流量红利”的阶段,商家对触网的新鲜劲儿已渐渐过去,对平台的选择会变得更加理性。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提供好服务才是平台的正道。平台通过“服务”获得的流量,也可能因为“服务”而失去。“以身饲虎”不会是常态。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而万千商户可以成就美团,也可以因凶猛而永远逃离。

作者:瞬雨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ICP备14541186号-2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8 553 591@q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