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网 > 新闻 > 娱乐&明星 > 正文
看完隐秘的角落原著书结局 你敢信电视剧的结局吗
2020-06-30 10:33:27来源: 一木支危楼

 

“张老师,你相信童话还是现实?”

在朱朝阳和张东升第一次正面交锋的结尾,朱朝阳向这个杀人凶手提出了这个问题。

问题是基于笛卡尔的故事延伸出来的,朱朝阳在课外书上看过,张东升也刚好在奥数兴趣班上介绍心形抛物线时提及过,所以成了两人最初的关联。

笛卡尔的故事有两个版本,在剧中,他和公主至死不渝的爱情被称为童话,公主背叛并害死笛卡尔被称为现实。

面对这两个版本的故事,朱朝阳是迷惑的,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内心希望相信童话,但现实生活中的不堪遭遇,让他潜意识里更相信现实。

他曾向信任的母亲问过这个问题,但这个生活中一地鸡毛的母亲,只剩有限的精力关心孩子的生活起居,完全没有心思了解孩子的心理健康,所以并没有给朱朝阳满意的答案。

像这样一个高智商的杀人犯,他会相信童话还是现实?

因此,当在课堂上听见张东升提及笛卡尔的故事,并让他选择自己相信的版本时,朱朝阳打了个激灵:

“朱朝阳,你可以相信童话!”

虽然张东升用自己的行动向朱朝阳说明了自己更相信残酷的现实。

但在故事的最后,他还是给了朱朝阳一个正面的回答,似乎是让朱朝阳以他为鉴。

然而,“你可以”三个字,却让这个普通的答案成了一句意味深长,值得推敲的话语。

为什么是“你可以相信童话”,而不是“你要相信童话”呢?

很明显,张东升在最后还是把问题抛回给了朱朝阳,让他在经历了这系列事情后,再次做出一个选择,他的目的和朱永平一样,给朱朝阳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

那么问题来了,朱朝阳为什么需要“再来一次”呢?

虽然在暑假里经历了丧父之痛、目睹了各种残酷的案件,但这和重新开始并没有联系,人死不能复生,时间也不可能倒流,朱朝阳不可能用“再来一次”当作借口,忘记上述刻骨铭心的事。

可以“再来一次”的,必须是朱朝阳还有可能改变,又与他人生关联的事情。

如果顺着表面的故事看,朱朝阳并没有“再来一次”的需要,失去的无法复得,生活上还是和母亲相依为命,学业上依然是学霸,小伙伴严良和普普都有了好归宿,他为何要重来,又怎样去重来?

能让朱朝阳可以“重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结局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朱朝阳可以选择相信童话,但结局真的就会是像童话那样完满美好吗?

让评分下跌的结局,真的是虎头蛇尾?因为结局的逻辑太“跳脱”,《隐秘的角落》从最高的9.2分跌到了9分。

为什么严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礼堂,除了朱朝阳之外没人注意他?

为什么陈冠声伤口还没痊愈,路都走不稳,却能跳下水救起严良?

为什么朱朝阳推货架逃生时,明明和他同处一室的严良,却不到最后一刻都不出现?

这些明显的逻辑硬伤,让不少人对结局感到失望,认为是剧组虎头蛇尾的表现。

“烂尾”是国产剧饱受诟病的原因之一,因为编剧功力不够,难以在有限的剧集数目中把剧情的线索收拢,所以就会出现强行结尾,导致故事的逻辑出现硬伤。

然而,《隐秘的角落》并不存在线索没法收拢的问题。

无论是严良的父子线、还是朱朝阳的父子线,甚至是局外人王立这样的故事副线,在结尾前都已经全部交代得一清二楚,编剧的功力可见一斑。

而且最后一集有足够的时间来结束整个故事,不存在导致“烂尾”的条件。

因此,这样逻辑“跳脱”的结局,应该是剧组有意为之的。

也许在荧幕上看到的剧情,只是朱朝阳编造的童话而已。

联想到朱朝阳的“再来一次”,以及笛卡尔故事的童话和现实版本,许多人应该也和我一样意识到:

真正的现实是残酷的,因为严良、普普都已经被张东升杀害,但张东升只是杀人的工具,背后的真凶是编造童话掩饰真相的朱朝阳。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解析结局,那上述的逻辑硬伤就会迎刃而解,因为后面出现的严良其实只是朱朝阳的想象,是朱朝阳黑化后,分裂出来代表其正义一面的人格。

而从严良经历跌落水中险些溺亡的遭遇,朱朝阳对他走进礼堂后不予理睬的表现,以及两人最后的交互基本都是以只剩下朱朝阳的镜头而结束的暗示,我们似乎能猜到朱朝阳最后虽然选择相信了童话。

但他并没有真正地重头开始,而是选择保留自己黑化的人格。

尽管最后他向警察坦白,说明朱晶晶坠楼时自己也在现场,但他是会把自己描述成见死不救的旁观者,还是推落朱晶晶的杀人凶手呢?

从他向警察说“朱晶晶站在上面失足掉下去”的证词就可以得知,他的选择是前者。

如果父亲朱永平和王瑶尚在世,他承认自己见死不救无疑会遭到这两人的追责。

但朱永平和王瑶都已经被张东升杀害,所以他即使承认了自己是冷血的旁观者,也不会受到更多的追责,所以说,他所谓的自首其实只是彻底消除自己嫌疑的手段。

毕竟在叶警官调查朱晶晶死因时,就发现了她并不是直接掉落的疑点,只是因为王瑶和张东升的搅局才打乱了他的节奏,让调查迟迟没有进展。

当所有事都告一段落后,难保细心的叶警官不会再次重启对朱晶晶案的调查,到时朱朝阳只会因为迟迟不坦白而更受怀疑。

综上所述,在童话般的结局背后,是朱朝阳谋划了一切,并最终成功脱罪的残酷现实。

但因为现实的结尾太黑暗,直接展示在荧幕前容易造成部分观众的不安,所以剧集才采用了“跳脱”的剧情,用暗示的方式去告诉观众童话背后的真相。

而且,由于存在童话和现实的两个版本的结局,《隐秘的角落》即使在完结后也有很高的热度。

“相信童话还是相信现实”也成为了戏外的热议问题。

结合原著,谈谈介乎童话和现实之间的第三种结局不过,如果仅凭剧集的剧情,是不足以判断真正的结局是童话还是现实的,因为这个结局本身就是开放式的,作为观众而言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相信的版本。

如果要较真故事结局的版本是童话还是现实,离不开对原著的分析。

但是,《隐秘的角落》改编自紫金陈的小说《坏孩子》,而这本原著的结局则比剧集明确得多。

在《坏小孩》里,朱朝阳的犯罪事实是完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的。

他受到刺激失手杀害朱晶晶,因为心生不忿借张东升之手杀害朱永平和王瑶,最后为了消灭证据先后除掉了普普、严良和张东升,故事后半段的命案基本都是朱朝阳一手策划而成。

相比起剧集温柔地引导观众对未成年人心理健康建设的重视,原著的剧情更加直接地提醒读者忽视对未成年人关怀的危害性。

所以,原著的剧情不存在童话,只有残酷的现实。

那么改编自《坏小孩》的《隐秘的角落》真实结局是什么?

答案已经是一目了然了,之所以会存在童话和现实的选择,一来是为了增加剧集的戏剧性,让观众能对剧集产生持续讨论;二来是为了过审,毕竟也是一部公开上映的影视作品,审核红线还是不能逾越的。

不过,个人认为故事的结局除了童话和现实,还可以有第三种比较折中的可能。

根据原著作者紫金陈的自述,主角朱朝阳的原型其实就是自己,而严良、普普等人都是杜撰的。

所以,关于朱朝阳的刻画非常写实,无论是起居饮食还是心理变化都很符合缺爱单亲儿童的实际情况。

相对而言,从福利院逃难出来的严良和普普的描述就比较奇幻了,既有精神病父亲和患癌弟弟这样的韩剧人物背景,又有扒货车逃出孤儿院的冒险故事情节,有很明显的杜撰痕迹。

杜撰的角色结合写实的剧情,就很容易会出现一种非常经典的情况:主角精神分裂产生臆想。

也许严良和普普的确有其人,他们的历险也确实存在,但是否真的就参与到朱朝阳和张东升的故事里面了呢?

所以我突发奇想:

其实《隐秘的角落》这个故事,没有严良和普普的介入依然可以是完整的:

朱朝阳因为自小家庭离异,母亲又倔强不愿接受朱永平的支助,生活非常艰苦。(从衣服领子被磨破可以看出。)因为人缘不好,母亲又经常不在家,父亲只关心新家庭,所以朱朝阳放暑假时十分寂寞,就想到了去母亲工作的风景区散心并寻找母亲。

在偶然的机会下,他拍摄到了张东升的杀人证据,正犹豫要不要报警,却在母亲口中得知张东升会获得一笔赔偿,所以通过敲诈张东升改善生活的想法油然而生。

张东升是少年宫奥数补习老师,朱朝阳因为暑期奥数班的原因早就认识了他,所以他来到少年宫并准备敲诈张东升,却恰好被朱晶晶语言刺激失手杀了她。

第一次杀人的朱朝阳是慌张的,他为了能逃避法律的追责,第一时间想到了杀人后还能逍遥法外的张东升,于是选择用视频威胁张东升让他协助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明。

张东升在得知朱朝阳掌握自己的犯罪证据时曾想除掉这个隐患。

但在与朱朝阳的接触中,发现他是一个可造之材,不仅智商超群,性格也与自己相近,出于爱才的心理,他开始一步步引导朱朝阳发展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并不惜为朱朝阳除掉一切阻碍他“成长”的人。

故事的最后,为了让朱朝阳彻底黑化,张东升选择用自己的生命去引导朱朝阳进行最后的选择,让他学会用童话去掩饰残酷的现实,亲自完成自己的第一次完美犯罪。

结果正如了大家所见,朱朝阳让严良和普普的故事乱入,把自己与张东升的犯罪经历掩饰得天衣无缝。

在警察掌握的残酷现实里,严良和普普都已经被张东升除掉了,死无对证。

在观众看到的童话里,严良和普普都得到了美满的收场,皆大欢喜。

在这种结局里,无论是童话还是“现实”,都只是朱朝阳用来掩饰自己的故事而已

之所以会让我产生出第三种结局的设想,和剧中一些明显的剧情BUG息息相关:

其一,周春红在叶警官第一次来家提问朱朝阳时,有一个看着桌上饮料的动作。因为朱朝阳没有来得及收拾严良和普普喝过的杯子,此时的桌子上有三个杯子,而且都装着饮料。

但是周春红却像没有看到一样,不仅当场视若无睹,过后也不审问朱朝阳,这样的表现与她对孩子强烈的控制欲背道而驰。

除非,现场根本就没有三个杯子,只有朱朝阳一个人在喝饮料。

其二,在三个小孩联手偷相机的剧情里,普普为了摆脱陈冠声,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说是已经到了自己家。还没有等陈冠声离开,朱朝阳就出现自认是普普的哥哥,并要接走普普。

可是,朱朝阳带着普普离开的方向,与普普所指的方向刚好是相反的,这样明显的矛盾,从警数十年的陈冠声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还美滋滋的转身离开了。

除非,这个故事里朱朝阳完全是不存在的,严良和普普到老陈家拿东西和朱朝阳无关,只是他们两个小孩分享给朱朝阳听的一段“冒险故事”,被朱朝阳加以润色并利用了而已。

根据上述剧情,再结合原著作者的写作背景,严良和普普真的和朱朝阳经历了这一系列故事吗?或者他们只是刚好逃难到宁州,并在投奔朱朝阳的时候被朱朝阳利用,最终成为了冤死鬼罢了。

专题新闻
  • 河南最大扶贫搬迁社区飘起幸福“年味儿”
  • 虽说万物皆可盘 但盘得住时光的才是王牌
  • 霍尔果斯:冯小刚等明星资本大撤离
  • 开心麻花电影频出
  • 男频IP为何“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
  • 《铁血战士》北美市场票房跳水 又玩坏一个大I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0000421   ICP备14541186号-2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资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8 553 591@qqq.com